人物观察:在荆州留学的巴基斯坦学生

荆州街头,异国面孔越来越多,是游客是外籍工作者,还是留学生一般不难区分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荆州现在的留学生已经有上千名,他们主要来自韩国、日本、巴基斯坦等国家,主要在长江大学医学院、文学院等留学。他们在荆州学习知识、交流文化,感受古城荆州的生活。

◎受访者:阿里◎国籍:巴基斯坦◎年龄:21岁◎来荆时间:1年半◎暑期安排:去深圳学习做生意

阿里,一位来自巴基斯坦的阳光小伙子。有着棕色的皮肤,深邃的眼廓,修长而浓密的睫毛,私下里,很多女生都觉得他很帅。阿里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,尽管他来中国才一年半。

2012年初,阿里来到荆州。在巴基斯坦,男孩子是不能离开父母身边的,“来中国的那个夜晚是我人生中离开父母的第一个夜晚。”阿里这样叙述。

不同于其他巴基斯坦留学生只会简单的交流,他自学中文,除了高级中文句子,还会说中国特有的方言,比如,他的句子里经常用“说句老实话”作为连接。他认识超过三千个汉字,能阅读报纸、杂志。

因为喜欢李小龙,所以他给自己取名为“小龙”。因为父亲曾给他看过一本关于中国历史的书,所以他选择了中国,他想继承父亲的职业医生。

小龙现在已经大四了,初来长江大学时,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外国人,但现在已经有600多人。

6年之后,小龙会继续到英国深造。他的父亲是一位脑科医生,不仅因为从小接受父亲的训导,而且小龙的家庭有心脏病遗传病史,一个月前,他的叔叔死于心脏病。

小龙家中的经济条件在巴基斯坦算是上等。有一个姐姐和妹妹留在家中,他的母亲是巴基斯坦典型的家庭型太太,虽然全心全意地照顾家人的生活,但几乎不用自己动手做事,家里的佣人会打理好一切。

在家里,小龙是一位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大少爷。来到学校,他连衣服都不会洗,百般不适应。经过3年的独立生活,小龙已经很会自己做家务了。

他最爱的运动是打羽毛球,他就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,翻出自己在学校的羽毛球比赛中的炫酷照片,得意洋洋道:“看,这个比赛,我获了大奖!”

电脑里还有他喜欢的中国音乐,他最喜欢的是凤凰传奇的《最炫民族风》《荷塘月色》等。流行情歌也是他的心头好。休闲的时候,他会邀上好友到KTV哼上几嗓子。虽然听不懂中文歌具体的意思,但通过哼唱能感受到其中的意蕴,尤其是中国风的歌曲,能感受到中国文化。

他利用假期,游遍了荆州的名胜古迹,公安、松滋、荆门等周边地区也有涉足。近期,他和几位好友还计划着到韩国走上一遭。

远赴中国,邂逅荆州给他带来了最美丽的意外。性格温和的他不仅仅结识了众多的好友,也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。在荆州职业技术学院与中国籍女友相遇相知。在攀谈中,他透露,家人并不反对他找外国的女朋友。自己也有意与女友在将来步入婚姻的殿堂。有些羞涩的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爱情故事,但从眼神中可以看到他的快乐幸福。

◎姓名:大石堪美◎年龄:保密◎国籍:日本◎来荆时间:6年◎暑期安排:备课、见以前的学生

一身淡雅休闲的服装,瘦小的身躯,素净的淡妆。来自日本广岛的大石堪美老师向记者走来。她用不太熟练地普通话说出“你好,是你们吗?”

充当翻译的是大石老师的学生,采访之前,他们悄悄提醒记者,不要问特别涉及隐私的问题,日本人都忌讳这个。

6年前,大石老师来到了荆州长江大学,在外国语学院担任日语口语教师。刚开始不会说汉语的大石老师连坐公交车、购物这些生活中的小事都成问题。慢慢地,学了些常用的汉语如“多少钱”“怎么走”。

来到中国6年,每年回家一到两次。但大石老师并不感到孤单,因为在长大有她最可爱的学生。现在已经是放假的时候了,但大石老师还会在荆州待上一个月。她曾经教过的可爱的孩子将要回来看她。同时还要备下个学期的课。

大石老师初到荆州时,发现这里的中学生几乎没有课余时间,上体育课也不用心,觉得很惊讶。在日本,即使有些小孩去上补习班,也是钢琴、绘画之类的课程,完全是兴趣爱好,补习功课的学生很少。

在长江大学,她最敬佩的就是那些孜孜不倦的每日晨读的孩子,这个在日本几乎难以看到。

大石老师喜欢荆州的景点,当得知中山公园不收门票后,她惊讶地张大了嘴,表示一定常去逛逛。

一年签一次合同,但大石老师目前还没有回国的打算。中国的古典文化和荆州的风土人情将她深深地吸引了。曾到长江边、博物馆、万寿园游玩过,她还有些意犹未尽。向记者“讨要”游览的景点。大石老师对中国的水墨画和篆刻艺术兴致勃勃,自己学起了水墨画。喜欢饮食清淡的她对西红柿炒鸡蛋情有独钟。

谈及中日关系,大石老师表示,作为一位普通市民,两国人民要多交流,多沟通,才能更好地了解对方。她希望中日两国关系能够友好地发展下去,两国人民和睦相处。

这是很多留学生的选择。巴基斯坦的学生,家庭条件好的,乘坐飞机回国,另有学生选择搭乘火车,穿越中国到达边境,最后到达家里,至少需要8天的时间。

游览名山大川,也是一些留学生假期的选择。不过,他们出行的费用往往比中国人旅游的费用要高得多。由于身份特殊,他们无法住普通旅馆,只能住星级酒店,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留学生来了后,往往会交很多朋友。假期的时候,可以去荆州朋友的家里做客。过年的时候,大家一起吃团年饭,有中国特色美食饺子,还有鱼糕、扣肉等,端午节时,他们能尝到香喷喷的粽子,这些食物都让留学生们恋恋不忘。

阿里家中的兄弟姐妹共有五个,两个姐姐都已经结婚,他有9个外甥。说起终身大事,他更中意中国的女孩子,原因有点雷人,因为他觉得混血小孩长得漂亮。他自费来中国学习,一年的学费达5万多元,生活费用一个月差不多1000多元,生活费由哥哥支付,每月按时打到卡上。

聪明有想法的阿里并不满足于家里的生活费,他的巴基斯坦朋友在深圳做生意,阿里每个月去深圳两三次,一面充作翻译,一面学习做生意的技巧,每次可以赚五千元至一万元不等。由于时常在外,无法按时上课,阿里的老师已经警告过他很多次了。

阿里对荆州的鱼丸、热干面尤其喜爱,对书法和唐诗兴趣颇浓,他喜爱读李白的诗。

说起对荆州的印象,阿里最喜爱荆州的清新空气。同时他也觉得,荆州有些人素质不高,说话时经常带脏字。

阿里的家庭在巴基斯坦属于中产阶级,家里人口众多,从事各行各业,轮到阿里挑专业时,他的父亲一看家里还没人学医,就让他学习医学。

在某家医院就诊时,发现医生在呼呼大睡,他对此十分惊讶,“上班时间还能睡觉?”他想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,“但我不会像那位医生一样。”阿里的野心不止这一点,他更想做生意,因为他在深圳做生意的朋友,买了房子,还买了两辆车,这让他十分羡慕。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下午,他将启程去深圳,继续学习做生意。

◎受访者:ManwarSaleem、Adnan◎年龄:21岁、19岁◎国籍:巴基斯坦◎来荆时间:4个月◎暑期打算:回家

采访ManwarSaleem和Adnan真是一件有点困难的事,因为他们才来4个月,都不会说中文,这也是他们没有中文名的原因。来之前,他们了解到,北京、上海的学校也有医学专业且实力还不错,但那些学校巴基斯坦的老师和学生比较少,在这里更容易找到归属感并降低交友的难度。而且,荆州较一线大城市而言,生活成本较低。“医生在巴基斯坦的地位和待遇不错,可以救死扶伤,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这是Adnan选择学医的原因。

据他们介绍,每年来长大的巴基斯坦留学生约600人,其中大部分人选择学医,部分人选择工程学以后想做一名工程师。他们每月生活的花费在2500元左右。“这里的生活费比家乡高,什么都贵。在巴基斯坦,喝水都是免费的。”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这里什么都要收费。两位年轻的巴基斯坦同学以后不打算留在中国,“他们对我们不太友好,这让我们很受伤。”Adnan皱着眉头,并且他们完全没法和中国人交谈,他们会说的只有“你好”“谢谢”“听不懂”。

他们还透露,荆州的留学生是禁止在长江游泳的,下江游泳者将会被处以1000元甚至2000元的罚款。而且留学生不准拥有摩托车,违者也会受处罚,不过很多学长会偷偷骑摩托车。

今年端午节,他们去九龙渊看过龙舟赛,很喜欢龙船,装饰得五颜六色,很漂亮。来荆州后,他们早上3点钟起床,4点钟祷告,8点钟上课,中午12点休息,晚上最活跃,经常睡不着。

据了解,来中国的巴基斯坦学生大部分只待6年,签证期限只有6年。两人表示,以后想回到自己的祖国,出于语言不通以及对祖国的热爱之情,家人也希望自己回国发展。“你们喜欢中国人吗?”“Verygood,Ilike!”Adnan答得飞快,问起是否想找个中国女友时,他们很害羞,“中国女孩比巴基斯坦女孩漂亮,皮肤更白,但她们太热衷涂抹化妆品了。结婚是件很严肃的事,一谈恋爱就必须结婚。”

在巴基斯坦,男孩、女孩就读的学校都是分开的,来中国后,他们发现在这里学习,男女居然在一个教师,而且混坐,他们很惊讶,而且不能接受。现在,他们上课时,尽管男生女生都在一个教室,但会自觉分开坐。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荆州新闻网、荆州广播电视台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荆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荆州新闻网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